当前位置:中国南水北调 2018年02月11日 第327期 >> 第A4版:文化
按日期查阅

陪伴

  ■刘纪典
  透过冰冷的橱窗,凛冽的寒风中是一位蹒跚的环卫阿姨在清扫刮落的树叶。她沉重的脚步,厚厚的外衣,佝偻的身躯,每一个动作都唤起我对爸妈的思念。
  门前老树长新芽,院里枯木又开花……还没好好看看你眼睛就花了,柴米油盐半辈子,转眼就只剩下满脸的皱纹了……一首已记不清单曲循环了多久的曲调。
  慢慢的,我们长大了,父母变老了。
  父母是地道的农民,每年夏天回到家里,我都会陪他们二老整理蔬菜熬夜到凌晨。母亲每天都会因太困乏而坐着打盹,每当手里的蔬菜滑落时她被猛的一下惊醒。虽然很困,但是父亲会在一旁给我和母亲讲很多关于他年轻时的开心经历。即使每个故事父亲都重复了很多遍,但每听一次我们都会被逗乐。故事还没讲完,母亲又打盹了……时间都去哪了,如今他们满头白发,已进了古稀之年。
  慢慢的,思念更浓了,陪伴变少了。
  “紧急联系救护车,抢救伤员……”对讲机的声音,公安、消防、救护车的鸣笛声。此时,我手机的铃声仿佛被淹没在了茫茫大海。当水污染应急演练结束回到宿舍时,手机上有23个来自父亲的未接来电。
  我的心里“咯噔”一下,家里不会有什么事吧,立刻回拨过去,电话的那头是父亲苍老、哽咽的声音。
  “纪典,这几天家里一直给你打电话,你也不接。我跟你娘很担心你,不知道你那边是不是出了什么情况,你……可把我们担心坏了”。
  “爹,我还以为你们二老怎么了……我儿这没事,最近在忙着应急演练,手机看得不及时,所以没接到你们的电话。本来想今晚应急演练结束给你们打电话的……”抑制不住感情,我急忙捂住了话筒。父亲那头也安静了很久,仿佛此时的空气都充满了想念。
  “爹,我娘呢?”
  “你娘一大早就去集市上卖菜去了。你在那好好上班,听领导的话。”
  “嗯,知道了。”
  “电话费挺贵的,没啥事就这样吧。”
  嘟嘟嘟……我坐在床上发呆了很久,突然想起来已经快一年没有回家了。
  慢慢的,他们转眼就只剩下满脸的皱纹了。
  路边的暗黄色的灯光下,一辆电动三轮车,车上是半车厢的西红柿,车旁是一位老妇在给一位中年妇女称量。我停下了自行车,“娘,我帮你。”
  母亲缓慢的转过身,露出了惊喜的笑容,皱纹布满了整个脸庞。
  我揉了揉眼睛,低下头攥紧了手中的车票,暗下决心,今年回家过年一定好好陪陪爸妈。
  门前老树长新芽,院里枯木又开花……

我要评分:
京ICP备 05072716 管理维护:南水北调宣传中心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玉渊潭南路1号 邮政编码:100038 联系电话:010-886574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