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国南水北调 2018年02月11日 第327期 >> 第A4版:文化
按日期查阅

回家

  ■卢新云
  家是一种归宿,是心灵停泊的港湾,它可以给任何一个人温暖的感觉。人生旅途中对家的理解在每个阶段都是不同的。
  童年时的家是一种呼唤。
  那时的我没有课外班、没有那么多的作业、没有父母的接送。放学后,不是先回家露面,而是和几个小伙伴聚在一起,玩得天昏地暗,总是等到远处传来父母的呼喊声才肯散开回家。
  中学时的家是一种叮嘱。
  那时住校的我还没有手机,一星期回一次家,父母便开始了一遍又一遍的叮嘱:按时吃饭、与老师同学和睦相处、来回路上注意安全等等。然而那时年少的我却有些不耐烦,盼望着赶快长大拥有自己的一片天空。
  大学时的家是一张汇款单。
  大学开学第一天,爸爸带我坐了8个多小时的火车来到离家400多公里的开封,给我办完入学手续后当天他就一个人坐车回家了。由于家里条件不允许,爸妈不能经常来看我,就给我买了一部手机经常打电话用。每到月底电话那头总会问:“还有钱吗?下个月的生活费已经托人去县城给你转账了,过两天就到。该花就花,别省着,在外照顾好身体。”那是我最想家的时候。
  工作以后的家变成了一种寄托。
  2013年6月,我来到南水北调工作,从实习到现在已是涞涿管理处工作4年多的“老员工”了。这几年来生活中的很多事让我开始明白了有些疼痛无法对人说,甚至知心朋友,于是便常常想家。当我生病没人照顾时,当我在外受了委屈时,当我工作不顺利时,总会幻想着飞回远方的家中,在推开家门的一瞬间,泪流满面。此刻,世界很大,而我所需要的,只是家中熟悉的那种味道,母亲的那碗热汤臊子面,父亲的几句安慰。但每次我都是报喜不报忧,撇开烦恼和父母在电话里拉拉家常,谈谈我在工作中的进步,聊聊南水北调工程的运行情况,短短几十分钟的聊天就会让心情很好,所有不开心的事全都释然。
  家的概念在不停地变换着。在外地生活了7年的我,经历了没有亲人朋友在身边的日子。一个人的寂寞,更多的是来自于快乐时无人分享,难过时无人倾诉;一个人的烦恼,更多的是父母偶尔生病住院通知七大姑八大姨给我演戏,总怕哪个人的一句不小心全部揭穿;一个人的担心,更多的是一个电话打不通就会失眠一宿,第二天天一亮就再打一遍的揪心事情。
  如今那些一个人的日子已成为过去,所有的风风雨雨变成了两个人共同来面对,这头的小家变成了那头的牵挂,那头的大家也变成了这头的期盼。
  一年又一年,日历上那个标红的日子终于盼到了。回家过年,多少人为之兴奋得睡不着,多少人已收拾好行李,等待着那趟火车的开动。我也早已准备好了要带给家人的礼物,等待着日历上的那个日子的到来。

我要评分:
京ICP备 05072716 管理维护:南水北调宣传中心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玉渊潭南路1号 邮政编码:100038 联系电话:010-886574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