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国南水北调 2019年07月21日 第2019-07-21期 >> 第A1版:要闻
按日期查阅

我参与南水北调的日子(上)

  张基尧(原国务院南水北调办党组书记、主任)
  在南水北调工程总体规划报送前后,我经历了部分论证过程,有几件亲历的事久久难忘。
  穿黄隧洞、渡槽方案之争
  穿黄工程是南水北调中线总干渠上规模最大、条件最复杂、单项工程工期最长的关键性交叉建筑物,几十年来对穿黄线路、方式反复研究。
  80年代后研究的穿黄方案,考虑到三门峡水库采用蓄清排浑的运用方式、黄河汛期泥沙大量下泄,供水质量等原因,认为穿黄不宜采用平交而应采用立交型式。立交型式又可分为黄河上面的渡槽与黄河底下的隧洞两种方式。现实只能采取一个方案作为最终选定。当然也还有若干个穿黄位置的选择。
  2002年夏天的一个晚上,我去湖北省检查防汛,住在武汉东湖宾馆。长江委设计院的同志在时任长江委主任蔡其华带领下来到我的驻地,汇报穿黄工程研究设计成果。他们运来了大量的图纸和设计任务书,时任长江委设计院钮新强院长做了详细的介绍。我们大家趴在地上,我一边听介绍一边对应图纸,认真地听、仔细地记、反复地思考。三四个小时很快过去了,总结的意见是:长江委的设计人员推荐隧洞穿黄方案,希望水利部和国家计委能够采纳。
  黄委会的同志知道这一情况后,立即作出反应,他们携带成捆的资料由时任黄委会设计院院长李文学带领到水利部进行汇报。一方面他们汇报所做工作的深度和广度,另一方面汇报隧洞方案和渡槽方案的优缺点对比,结论是黄委会设计院的设计人员推荐渡槽方案,希望水利部采纳。看着浸润着的他们心血的一份份图纸、一叠叠设计任务书、一份份计算机三维多媒体模型,我只有反复安慰他们:我们会组织专家进行评审,不管是采用何种方案,你们所做的工作都是评审的基础,你们所付出的心血与汗水都体现在南水北调伟大工程中。
  在穿黄方案的比选过程中,不仅水利系统的科研设计人员和与南水北调工作相关的同志十分关注,中央领导和社会各界也十分关注。
  (下转第二版)  (上接第一版)2002年秋天,我和国务院相关部门的同志陪同朱镕基总理到河南考察。在中巴车上,朱总理突然问起南水北调工程穿黄方案。朱总理问:“老张,对南水北调穿越黄河你是什么意见?”因为河南的领导就在车上,这就成了个敏感的话题。我只有结合长江委及黄委设计院的汇报,精炼成我的意见说:“穿黄工程的隧洞方案和渡槽方案各有优缺点。隧洞方案优点,一是对黄河河势泥沙的演变影响小,二是深埋黄河河床之下六十多米、工程运行安全,三是施工及运行不会对黄河防汛造成影响。它的缺点是工程结构复杂,运行维修困难。对于渡槽方案,可能隧洞方案的优点正是它的缺点,其优点是地面结构简单,运行维护方便,还可以形成标志性建筑旅游景观,但它最不利的是每50米一个桥墩,就像在黄河上增加了一个大的梳子,对黄河的泥沙、行洪和水势都会造成影响,渡槽施工的桥墩桩基克服黄河深厚覆盖层的困难也不容忽视。两者相比较,我个人的意见比较倾向于隧洞方案。”我没等总理讲话,又赶紧补充:“最终结果还是要听专家评审的意见,两个方案都还需要进一步地完善,从多方面进行比选。”总理听完我的意见和解释,没有再继续询问。
  南水北调中线穿黄工程必须全方位、多层次的认真比较,即使在上报国务院的《南水北调工程总体规划》中的表述仍然是:“尽管在技术经济上两种穿黄方案都是可行的,但仍然需要继续深入研究,有待可行性研究阶段最后确定穿黄方案。”
  在后来的研究中,经专家们慎重反复的论证和比选,最终确定采纳盾构隧洞穿黄方案。
  焦作总干渠穿城、绕城方案之争
  南水北调中线总干渠穿越河南省焦作市,在绕城而过还是穿城而过上存在较大的分歧。在南水北调可行性研究报告阶段,水利部及长江委设计院的意见是:为减少工程拆迁,保证输水水质安全,降低工程成本,建议绕城开挖输水渠道,并设置输水口门为焦作城区供水。焦作市政府的意见是:坚持穿城而过,其目的是在焦作市区有一条南水北调干渠通过,既可以提升城市品位,又可以增加城市景观和人民群众休闲亲水的场所。为此,我曾三次去焦作向市里的领导做工作,指明不同穿越方案的利弊,时任市委书记、市长恳切坚持,并提出南水北调工程征地拆迁费用以外的搬迁不足部分以及干渠两侧各50米的搬迁及绿化费用全部由市政府承担。以焦作市政府名义出具文件向河南省政府报告,得到河南省政府的支持,我们尊重了地方政府的意见。
  可是随着设计工作的深入和拆迁工作的进行,换届后的焦作市政府深深感到压力。一是征地拆迁要由地方投入约200亿资金,成为他们沉重的负担;二是渠道的设计高程在焦作市区并非都是地下开渠,有些部位需填土筑堤。时任河南省省长曾与我商量,南水北调中线焦作段的方案是否可以变更,我解释说:“一是南水北调东中线一期工程可行性研究报告经国家发改委审核后已报国务院,撤回报告重新修改影响南水北调大局;二是中线工程从陶岔取水口至北京团城湖落差有130米左右,130米的水头落差已分配了沿线1267公里渠段中,要改变焦作方案,必将对水头重新调整,会对全线设计造成重大影响,更为重要的是京石段工程已经开工建设。”听了我的意见后,省长表示,既然是这样,我们只有动员全省之力支持焦作市把南水北调工作做好,同时也希望得到南水北调办公室更多的支持。
  现在回顾起来,我心中不禁感到遗憾和内疚,若当时设计深度更深一些,把焦作城区段渠底高程早点明确,若当时我们对绕城方案再坚持下去……可是现实中没有那么多若是,没有明确的方案就无法分配水头进行渠道设计,没有地方的同意总体可研报告就难以审查报送,没有中央与地方的全力支持,南水北调工程就不可能建成。
  (本文摘自中共党史出版社《足迹江河》,略有修改)

我要评分:
京ICP备 05072716 管理维护:南水北调宣传中心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玉渊潭南路1号 邮政编码:100038 联系电话:010-886574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