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国南水北调 2019年08月01日 第378期 >> 第A1版:要闻
按日期查阅

我参与南水北调的日子(下)

  

张基尧(原国务院南水北调办党组书记、主任)
  丹江口大坝加高工程是中线工程建设的重点和难点,面临着工程建设和防洪度汛的矛盾,面临着新老混凝土结合困难的挑战,面临着老混凝土坝裂缝处理的难题。
  破解丹江口大坝加高难题
  丹江口大坝加高工程挑战之一是新老混凝土结合困难。混凝土会出现温度变化条件下的变形差异,导致结合面脱开,这是丹江口大坝加高工程安全的核心问题。
  为解决新老混凝土的结合,根据多年的试验研究和大量计算分析,专家们提出以直接浇筑为主,在垂直结合面采用人工补凿键槽、溢流坝段堰面采用宽槽回填的总体方案,并根据各不同坝段特点相应采取不同处理措施。
  对老混凝土的拆除就像是在大坝上雕塑一样,精雕细刻,一条一条缝切割,一层一层剥离,一铲一镐撬动。在新混凝土浇筑时,严格每一个施工方案,每一道施工工序,从混凝土骨料的预冷、混凝土的拌合运输、再到入仓浇筑振捣,一点一滴控制着混凝土的温度,就像对待刚刚出生的婴儿,生怕烫伤他稚嫩的皮肤、扭伤他幼小的筋骨。
  丹江口大坝加高工程挑战之二是老混凝土坝裂缝的处理。
  丹江口大坝开工建设于1959年,当时正是我国经济困难时期。10万建设大军以人海战术,用最原始的生产方式从事着建国后最浩大的水利工程建设。由于机械设备缺乏、建筑材料供应不足,受技术条件的制约老坝体的质量存在一定缺陷,尤其是混凝土内在缺陷以及水下工程缺陷十分隐蔽,很难发现。
  2006年春节过了不久,中线水源公司总经理王新友给我打电话说:“张主任,我们在丹江口大坝坝体廊道内检查时发现坝体裂缝增加较多,并有多处渗漏点,有的渗漏点呈线状流淌。”作为一个运行几十年的老坝,出现个别渗漏并不奇怪。但对于即将进行加高的丹江口大坝来说,老坝是加高坝段的基础,基础不牢、地动山摇,绝不能把丹江口大坝建立在有隐患的老坝上,绝不能给南水北调工程留下隐患。
  我在电话里明确要求:“对所有坝段组织力量进行彻底检查,请长江委设计院组织专家对渗漏裂缝作出鉴定评价。”
  几天后,我赶到丹江口大坝加高现场,详细听取王新友对老坝内部检查情况的汇报,并下到大坝廊道内查看。百米水下的大坝廊道内阴暗潮湿,阴暗中不时传来潺潺水声。回到丹江口大坝坝顶,我望着坝前宽阔的水面和偶尔穿过的船舶,心想坝内裂缝渗漏可用仪器及肉眼监测,可坝面会不会有裂缝,尤其是深水之下有没有贯穿性裂缝,若有这样的裂缝,那将是大坝致命的问题。
  “设立专题,组织力量,对老坝裂缝渗漏摸实查清,提出处理方案。”我给王新友提出意见,又像是对自己提出要求,绝不能在南水北调工程中留下一丝一毫的侥幸,一定要让自己放心、让人民放心!
  (下转第二版)  (上接第一版)丹江口大坝裂缝检查与处理工作是在与防洪度汛、发电供水、大坝加高的协调工作中穿插进行,分层次、分部位、分区域,检查分析一批,处理验收一批。
  大坝混凝土缺陷(包括裂缝)的检查分析处理历时四年。在中线水源公司的组织下,裂缝的检查处理工作紧张有序。其中克服了层多、量大、裂缝状况和成因复杂、处理要求与措施不同、裂缝检查处理与度汛及大坝加高干扰、水下及廊道处理工作条件艰苦等困难。他们以对职业的负责和对国家的忠诚日以继夜、年复一年艰苦的工作。经过长江委设计院及葛洲坝集团、水电三局等单位的共同努力,裂缝的检查处理成果显著。
  虽然丹江口初期大坝混凝土裂缝的检查及处理结果还需要经高水位和长时间的考验,但从现在取得的监测成果和大坝加高后的工作状态可以肯定地说,这项工作对运行40多年的丹江口大坝是一次大规模的维修加固,为加高后的丹江口大坝安全运行提供了重要保证,给南水北调中线长期安全供水打下了基础。
  让移民成为工程受益者
  2009年丹江口库区移民搬迁工作正式开始,我们就像要参加考试的学生,又像竭尽孝道的子女,以认真负责的精神和细致务实的工作,精心走好每一步路,努力做好每一件事。在移民工作中,我们坚持以人为本的理念,顺应和遵从移民意愿,制定合理惠民的移民补偿补助政策,细致如实地做好移民规划、实物补偿、新居建设、土地划拨、后期扶持等工作,始终把维护移民的合法权益放在首位,使每个移民都成为南水北调工程的受益者。
  2009年6月,我带队去河南调研移民准备工作与基层干部群众意见。在省长助理、原南阳市委书记何东成陪同下,我们共同听取淅川县委县政府对河南省提出的丹江口库区移民“四年任务、两年完成”的意见。时任县委书记信心不足、压力很大,既没有认真研究对省委省政府决定如何贯彻,也没有组织干部群众出主意、想办法、提措施,只是一味的强调时间短、任务重,四年任务两年根本完不成。
  面对淅川这个从1959年丹江口大坝建设开始移民的老移民县,面对南水北调丹江口库区河南移民全部集中在淅川的现实,面对历史上移民留下的问题、伤痛以及眼前繁重艰巨的移民任务,我们深深理解这位县委书记肩上的责任、身上的压力。可面对一线指挥员的如此精神状态,我和何东成感到十分担心,连夜与他促膝交谈。
  “南水北调工程是党中央国务院决策的重大战略性水资源配置工程,河南省委省政府举全省之力保障南水北调河南段工程及移民征迁工作如期完成。淅川县绝不是孤军奋战。现在需要县委县政府研究的不是能不能完成的问题,而是如何动员组织群众以什么样的姿态和措施完成,有什么困难你可以提出来,大家共同解决。”我尽量使他感受到政治责任,又让他感受到并非孤军奋战。
  何东成是南阳市的老书记,他又以老书记的身份单独与其谈话,反复提高他做好移民工作的信心。我和东成同志的谈话引起他较大的思想震动。第二天一早,他那布满血丝的双眼告诉我,这一夜他是在反复的思想斗争中度过的。当我们即将离开淅川县之际,他对我们说:“请领导放心,我们一定按省里的要求认真研究制定移民工作方案,把移民工作做好。”
  回郑州后我把有关情况向时任河南省省长报告,省长十分体谅淅川县的困难,经多方面研究决定,采取了一系列向淅川移民倾斜的措施。省委省政府组织上的关心和政策上的倾斜给淅川县移民以极大支持,该县委书记的思想和工作状态都有了较大转变。在省市两级政府支持下,淅川县按时完成了“四年任务、两年完成”的目标,向省委省政府交上了一份满意的答卷。
  “四年任务、两年完成”,顺应南水北调工作要求,符合移民群众期盼,可是这意味着有多少历史遗留问题需要化解,有多少现实紧迫问题需要解决,有多少移民利益需要保护,有多少国家政策需要坚守啊!在丹江口库区34万移民背后,成千上万的移民干部进村入户,苦口婆心,认干爹干娘、拜祖宗坟头,日以继夜工作在移民中间,风雨无阻奔波在迁出地与安置区的路上,带病坚持、带伤工作,置自己家的搬迁于不顾。几年来,有多位移民干部倒在了工作岗位上。他们以自己的行动践行着一切为了移民、一切服务移民的誓言,他们以自己的榜样引领着和谐搬迁的广大移民群众,他们以自己的全部身心奉献给举世瞩目的国家行动。
  在河南、湖北两省相继有18位移民干部因公殉职,或在搬迁过程中卒然倒下。无论是远离故乡的移民,还是继续留在这片土地上的人们,都难以忘怀这一串名字。
  在试点移民的日子里,我几乎走遍了每个集中安置点。在党和政府的关怀下,丹江口库区移民的生产生活条件有了很大的改善。
  在唐河县毕店镇凌岗村,移民凌贵中告诉我说,他们是第一批搬迁来的库区移民,他家有5个姑娘,都已出嫁。他现在跟的是三女儿凌秋菊,外甥女杨星星和小外甥杨凌波都在村里上小学。他指着身旁的两层楼房,高兴的不得了,一个劲儿说:“做梦也没想到住上这么好的房子,平坦的大马路,望不到边的庄稼地,房子里敞亮,心里更敞亮。”
  早搬来的移民开始做起买卖,一家卖太阳能热水器的门店已开门营业了。我心里暗想,一定要把移民新村建设与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结合起来,丹江口库区移民付出了巨大的搬迁代价,也应该让他们率先享受社会主义新农村的成果。
  搬得出、稳得住、能发展、可致富,丹江口库区移民的后期发展刚刚开始,融入当地社会也还需要时间磨合。生产技能的培训及农业市场的开拓还有很多的事要做,但我相信丹江口库区移民安置已经有了一个良好的开端和发展的条件,他们的子孙后代一定会比他们生活得更美好。
  (本文摘自中共党史出版社《足迹江河》,略有修改)

我要评分:
京ICP备 05072716 管理维护:南水北调宣传中心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玉渊潭南路1号 邮政编码:100038 联系电话:010-886574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