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南水北调 2019年09月21日 第383期 >> 第A1版:要闻
按日期查阅

成功治污教益难忘(下)

  

夏青(南水北调中线、东线治污规划负责人)
  再回汉江
  南水北调中线工程治污规划启动不同于东线,规划制定之前就有温家宝总理的明确指示:要把治污与水土保持规划合二为一。这一指示突出了水源地保护的份量。南水北调设计管理局邀请中国环境规划院和长委水土保持局共同组成编制组,我任负责人。现在回头看,温家宝总理的这一决策有先见之明,因为丹江口水质保护的目的是防止富营养化,而氮磷污染物更多来自农业面源和水土流失,更多来自汉江丹江口水库之上的陕西,至今仍是难题。我带着中国环境规划院和长委的小伙子们一起工作了十余年,通过小流域水土保持,减少了库区1/3的氮污染物,缓解了丹江口库区总氮指标增长的威胁,这是水土保持规划的作用。
  在流域治污方面,为保证北京、天津、河北、河南用上合格的北调水,湖北、河南、陕西三省需为确保丹江口水质保持Ⅱ类做出贡献,最突出的矛盾是区域经济发展必须服从丹江口水源保护。三省移民几十万,沿岸矿产禁止开采,脏乱差的落后产业要关停,留下的工业企业要升级改造,通过治理达标排放。特别是城市、农村生活污水都需建管网,为清污分流、雨污分流创造条件,实现集中处理与分散处理相结合的达标排放。这些治污措施都需要资金,而当时中线水源地保护最缺的也是资金。因为这三个省涉及的中线水源地区域经济都不发达,沿线30多个县都是贫困县,我看到有的县监测站连电脑都买不起,还在承受移民和治污的压力。我在向曾培炎副总理汇报规划方案时,便如实汇报了丹江口水库水源保护涉及的相关县都是贫困县的事实。曾培炎副总理听后立即表态:“绝不能让为北京送水的上游贫困县人民白白做贡献,一定要生态补偿。”当场就让国务院办公厅落实“转移支付”、“对口支援”等四项措施。在治污规划实施过程中,共有数百亿生态补偿资金和治污项目资金给到三省人民政府。其中陕西省因为70%的入库水量均来自该省而获得6成的治污投资和生态补偿资金份额。而我则又回到了年轻时修水电站曾经工作生活了8年的汉江,再一次在祖国大地——汉江上书写论文。
  (下转第二版)(上接第一版)
  奋战十堰
  在中线水源保护工作全面完成之际,丹江口库区流域内最大的城市十堰提出了紧急追补资金的要求,理由是神定河不能达标。从丹江口纳污能力的角度分析,神定河一年输送入丹江口水库的污水量不足全库水量的1%,不会影响丹江口水库保持Ⅱ类水质,但十堰政府的指导思想是,绝不能让北京人民到中线水源地察看时,看到水源地旁有一条不达标的神定河。因此,我被国家发改委派往现场调研并决策投资方案。来到十堰市,从给全市干部讲解水质规划开始,历经四年,从书记到市长都成了环保专家。尽管山区管网易渗入地下水、易产生污水溢流的问题至今未彻底解决,影响神定河水质达标,但十堰市按照“输入响应、优化调控”的基本原则进行达标方案设计,引进全国先进技术现场实践,成功地进行了五河治理。
  最难的是创新招标机制。落实规划项目过程中,最初湖北省发改委招标时规定工艺、规定运行费,但我们发现规定工艺不能满足水质倒逼、总量削减要求,规定的运行费要求,高于地方特别是农村承受能力,更高于生态补偿标准。我向时任十堰领导汇报,请求神定河招标实行建设运营一体化,工程指标与环境指标并重,应在招标文件中规定出水指标、运行费用、不达标退款罚则。领导同意先行先试。深港产学研公司自带投资建项目,运行费从八毛降至三毛以下,将碧水源公司建设的污水处理厂出水再深度处理,创出了两项指标达Ⅳ类地表水标准的成功治理示范。我从十堰治污体会到“以工程代环保”的纯工程思想对治污危害
甚大,一直建议实施以十堰经验为基础的建设运营一体化双控模式,上控投资上线,下控达标底线,从招标开始即明确双控指标,不达标即退款。看到全国许多地方现在都在这样做,更增添了环保人的责任心。
  目前水源地保护的难题是,随着长江总氮、总磷指标不断提升,作为水源地的湖库,面临需要长江水而又不需要长江水中营养物的难题。南水北调东线南四湖流域,当初规划未规定控制总氮、总磷指标,从扬州引长江水至南四湖,有引发南四湖富营养化的风险。南水北调中线,则由汉江水质控制丹江口水库水源地水质。丹江口水库总氮是Ⅳ类,因饮用水标准不考核总氮指标,所以丹江口水库是优于二类的好水。但是,调水水质要防止富营养化,就要控制总氮。“十三五”期间,争取总氮能降低到1.0毫克每升以下,减少输水渠道发生蓝藻暴发的风险,至“十四五”再进一步制定削减总氮污染物的目标。
  曾经成功治污的南四湖、丹江口水库都面临控制氮磷营养物的新难题。鉴于东线二期工程输水到河北、天津即将启动,中线二期引江补汉也将上马,都与调用长江水有关,这就扩展了长江污染防治攻坚战的决策目标和影响范围。需要尽快落实长江重要控制断面的生态流量和氮磷指标考核要求;需要尽快颁布湖库富营养化评价标准;需要建立按水质标准倒逼的长江流域营养物排放标准;需要制定南水北调重要水源地风险管控方案。只有完成这新一轮的治污攻坚和生态保护与修复大系统工程,南水北调工程的长远效益才能持续发挥,南水北调的战略意义才能充分显现,我们这些老一辈南水北调人没有停步,仍工作着,仍随时受命国家调遣。

我要评分:
京ICP备 05072716 管理维护:南水北调宣传中心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玉渊潭南路1号 邮政编码:100038 联系电话:010-886574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