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国南水北调 2019年12月01日 第390期 >> 第A4版:文化
按日期查阅

融入

  ■舒仁轩
  温县位于豫北平原西部,南临黄河,北依太行,历史悠久,人杰地灵。这里出过三国著名军事家司马懿、晚清三代帝师李棠阶、人民英雄申亮亮,是全国闻名的“武术之乡”、“怀药之乡”和优质小麦种子基地。平原的地貌使得温县道路平直、交通发达,因此也造就了一些比较特殊的现象,比如“三马子”的车厢可以有四五米长、坏了刹车的电动车仍然敢在路上狂奔,在丘陵地区长大的我第一次看到,感觉匪夷所思。
  南水北调中线工程的开工建设,犹如一条巨龙,从温县东边呼啸而过,给一向安静而低调的县城带来了阵阵喧嚣。
  南水北调中线穿黄及温博段总干渠将温县的原野分割开来,座座桥梁连接着东西两边的交通,平坦的道路由于新增的桥梁而变得有所起起伏伏。对于习惯了一路坦途的当地群众来讲,路况的改变给他们的交通生活也带来了改变。桥梁引道的坡度不算陡,但还是让满载的加长型“三马子”要稍作停顿,运输秸秆的加高车辆偶尔也要放缓速度。2015年,温县下了一场大雪,气温骤降,路面结冰,突如其来的大雪,给来往于桥两岸的车辆带来了考验。虽经管理处运行管理人员突击打扫,但路面的薄冰仍然让爬坡的车辆打滑。行走在平原的车辆,司机大都没有带防滑链的习惯,冰雪天气车速本来就慢,当车晃晃悠悠爬到引道一半位置就再也前进不了,无论怎么狂踩油门,车轮也只是在原地打转。这时候,附近的工巡、安保或者管理处员工围拢过来,齐心协力地帮助推车,直到看着车辆平安过了桥他们才离去。那几天,大伙儿前前后后帮助了不下十人。司机们在脱困后说着感激的话,言辞之间问到南水北调的情况,问大家来自何方,落户在哪,时不时的偶遇搭讪、聊天让彼此逐渐熟络起来。他们也会说起喝上了南水北调水,水好喝,也问渠道里有没有鱼,南水北调招不招新的巡视人员等之类感兴趣的话。当初的陌生被熟悉代替,南水北调已经走进了他们的生活。
  周围老百姓茶余饭后也会聊起南水北调,从当初沿线房屋的拆迁,到后来的开工建设,再到现在的通水运行,内心的认知从担忧变成接受再到热爱。时间改变了一切:刚通水的时候,大家呼朋唤友,怀着好奇之心,从四面八方涌来,看着南来的江水缓缓北上,有的老人甚至让儿孙开车拉着自己,从几十里外赶来,只想看看南水北调通水的盛景。时间长了,人们对南水北调的认识,犹如对村里的那棵老槐树,已变成家乡的一分子。夏天的晚上,大家聚在桥头吹着凉风述说着家长里短,清晨桥上奔跑着矫健的身影,那是陈家沟武校的孩子们在体能训练。从司马路通往县城方向的马路两边,是不断延伸的工业园区。当地年轻人拍的微信朋友圈里,南水北调已经作为家乡的名片写入了镜头中。甚至渠道岸坡边也多了各类的鸟类栖息、驻足、停留,俨然将渠道当成了新的活动场所。
  南水北调工程扎根温县,为当地经济的发展注入了新的活力。工程建设的时候,很多人开始在渠道上打工,通水后有的人留了下来,仍然为南水北调事业默默地做着贡献。工巡的老田,家就在渠道边三公里处,从穿黄北岸渠道开工建设起,他就在渠道上面跟着施工单位干活,通水后通过招聘加入到工程巡查的行列。2017年巡查时发现天然气泄漏及时报告,他受到中线建管局通报表彰。30出头的聪哥,曾经供职中国银行、中铁十六局的食堂,一直是后厨的“头牌”。因工作地点离家较近,能够照顾妻儿、孝敬老人,他毅然放弃高薪,通过竞聘成为管理处的厨师。打扫卫生的大姐,衣着整洁、话语不多,总是耐心细致地做着自己的工作,从门框到地板、从屋内到院外,仔仔细细地清扫、擦拭,动作不急不躁,一直沉浸在工作的快乐中。
  南来之水已经流入千家万户,作为南水北调的建设者和管理者,我们也已经融入了这片土地。我们了解铁棍山药的习性,我们知道什么时候摘的菊花泡茶更好,我们知道黄河滩哪家的西瓜最甜。当然,无论是南水北调流经的乡村、山野,还是饮用上南水的城市附近,也已融入到对南水北调工程的热爱之中。他们知道,南水北调在他们茶杯中,在他们的饭桌上,在他们孩子背包中的水瓶中。在彼此的生命中,二者逐渐融为一体。在以后的日子里,渠道两岸还会有更多融入的故事发生,并将一路相伴、继续向前。

我要评分:
京ICP备 05072716 管理维护:南水北调宣传中心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玉渊潭南路1号 邮政编码:100038 联系电话:010-886574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