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国南水北调 2019年12月01日 第390期 >> 第A4版:文化
按日期查阅

舌尖上的老家印象

  ■ 王昆仑
  我是一个80后,来自南阳地区的一个小村庄。常言说“民以食为天”,吃饭问题自古就是人们生存发展的头等大事。我记事的时候,家里虽然没有什么珍馐美味,但填饱肚子已不成问题。老家所在的县是农业大县,普遍种植小麦、玉米、大豆、红薯等,杂粮主要有大麦、高粱、谷子、豌豆等。当时家乡刚刚实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交了公粮后,余粮就可以自由支配。为了增加收入,我家还种了一些经济作物,如棉花、辣椒、烟叶等,生活水平逐步提高,吃的也更加多样了。如今,公粮也不用交了,地里产的粮食都是自家的,可以自由支配。
  小时候老家的主食是面食,有馒头、面条、饺子等,基本上一天三顿饭两顿馍和一顿面条。馒头是自己蒸的,有时妈妈也会蒸点花卷和糖包。面条是妈妈和好面放面条机上压的。面汤有时放点儿红薯,有时放点儿南瓜,有时打几个鸡蛋,有时什么也不放,就是纯面汤。吃的菜都是自家菜园里摘的,真正的时令蔬菜,可谓自给自足。
  面食主要成份是面粉,面粉由小麦磨成,听老人说最早要用磨盘磨面粉,虽然我没有亲眼见过,但我相信这是真的,因为我见过磨盘磨米磨豆腐。石磨是古老的工具,我们村里至今还放着一个磨盘,我们也称为碾盘,后来有了打面机后,电动磨面粉,磨盘就不用了。说起打面机,记得我们村口就有一个,当时我7岁左右,还见过安装打面机。打面师傅很厚道,打出的面粉好吃,附近村的人都过来打面。距离远的,用人力车拉着过来,距离近的,直接扛着一袋小麦就过来了。再后来有了自行车,就用自行车驮过来。
  打面刚开始时,大家都是多要面粉少要麸子,会交代打面师傅多磨一遍。后来吃的种类多了,加上饲养的家禽也多,就改成少要面粉多要麸子,打面时特意交代师傅要少磨一遍。有时打面的人多,门前堆了很多车,人们就把车放一边,站在屋子外面闲聊等待。屋子里的打面机一直不停轰鸣,粉碎机的啸叫声也相当刺耳,这时屋内少不得粉尘来回飘舞,不断从门口往外扩散。打面的人时不时出来招呼一下,身上脸上一层白乎乎的,头发和眉毛也是一样。
  打面是体力活,不是身强力壮的小伙子绝对干不下来。没过两年,家乡县城附近开了一个大型面粉厂,可以直接去拿小麦换面粉了,比自己打面更快捷,打面的人就逐渐减少了。再后来,农村的超市遍地开花,购买各种日常用品越来越方便。挂面开始走入各家各户,打面的人就更少了,慢慢地打面机就没有了,像磨盘一样,无人问津。再后来,机器拆卖了,房屋也拆掉了,再后来新修的路从那里经过。此前的一切都没有了踪影。如今每一次回老家,我仍回忆妈妈做的面条,那种味道让我怀念家乡的一草一木。

我要评分:
京ICP备 05072716 管理维护:南水北调宣传中心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玉渊潭南路1号 邮政编码:100038 联系电话:010-886574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