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移民寻找孟庆辉

  • 2021-06-01 A4版
  • 5岁的孟庆辉。
    孟庆辉的出生证明。
    如今的孟庆辉。
    孟庆辉在摘黄瓜。

    ■宋朝
      今年5月13日,习近平总书记来到南阳市淅川县考察南水北调中线工程。习近平总书记在南水北调工程移民村邹庄村了解移民群众生产生活情况,并深情地说:你们为了沿线的人民能够喝上好水,舍小家为大家,这是一种伟大的奉献精神。
      2011年6月26日,淅川县仓房镇沿江村整村移民到了辉县市常村镇,浩浩荡荡的搬迁队伍中,有一个出生不足24小时的年龄最小的移民,他的名字叫孟庆辉。
      十年过去了,记者赶往辉县市,寻找孟庆辉、探访移民村。
      孟庆辉:年龄最小的淅川移民
    孟庆辉是谁?他是2011年6月26日2时40分呱呱坠地的一个男婴,是南水北调中线工程淅川县16.6万移民中年龄最小的移民:出生不到24小时就坐上了专门为他和他的母亲彭兴梅准备的救护车,从淅川县仓房镇沿江村移民到了1000里外的辉县市常村镇。
      赵川,原河南日报农村版记者,多年来持续关注淅川移民,因为拥有海量的移民素材,被当地群众亲切地称为“赵淅川”。
      5月9日,记者在淅川县见到了赵川。赵川回忆说,她是在2011年6月26日晚上见到彭兴梅和孟庆辉的,出生不久的孟庆辉像个“小猫娃”一样,看着很虚弱。
      “我当时给彭兴梅说,产后虚弱,住几天再走。彭兴梅说,如果他们娘俩不走,全家人都走不成,全村一次搬迁完成任务的目标就达不到了。另外,辉县市专门安排了一辆救护车,有医护人员在,大家还是很放心的,决定走!”赵川说。
      赵川当时也随沿江村100多户461口人北上辉县市,她当时就在救护车上,大部分时间孟庆辉都是她抱着的。
      孟庆辉的出生医学证明上显示,他出生在湖北省丹江口市石鼓镇卫生院,出生时身长48厘米、体重3150克,出生时间是2011年6月26日2时40分。
      石鼓镇和仓房镇尽管分别隶属湖北省和河南省,但地理上是近邻。
      淅川县移民局有关同志介绍说,头天晚上组织沿江村搬迁的时候,发现彭兴梅有“情况”,仓房镇马上派了一辆车,就近把她送到了条件相对较好的石鼓镇卫生院待产。
      孟庆辉的奶奶叫李秀文,他的父亲叫李金培,随的母姓,不过沿江村很多人都叫李金培为孟金培,咋喊咋答应。
      孟庆辉出生当天,医院要填写出生医学证明,李金培知道他儿子这辈人是“庆”字辈,正好马上就要搬迁到辉县,就取了孟庆辉这个名字,有“庆祝搬迁到辉县”的寓意。
      2016年冬,赵川到辉县市回访移民村,还专门到孟家看望了孟庆辉。
      2012年,河南日报农村版推出100个版的纪念特刊,全景展现了南水北调中线工程的移民迁安历程,在特刊的第99版上,配发了彭兴梅怀抱年龄最小移民孟庆辉的彩色照片。
      这次具有伟大奉献精神的大移民,淅川县共出县安置了14.65万人,辉县市常村镇的7个移民安置点共安置淅川移民将近5000人,是这次移民距离迁出地超过1000里最远的安置乡镇。
      5月16日,本报记者赶往辉县市常村镇,寻找孟庆辉、探访移民村。
      孟庆辉说:那就上清华吧!
    当日凌晨,辉县市下了一场雨。雨后的早晨,初升的太阳映照着太行山的白云,天上就有了好多条彩带,清新的空气中夹杂着丝丝凉意。
      再过一个多月就是孟庆辉的十周岁生日,吃过早饭后,这个周日不上学的常村镇中心学校三年级学生卧在沙发上看电视,也许有点凉,他在身上披了一条条状花纹的毯子,猛一看,还以为沙发上卧了只小老虎。
      找到了!
      他就是南水北调中线工程2011年淅川16.6万移民中年龄最小的、出生不足24小时就北上1000里到辉县市常村镇的移民孟庆辉。
      早上5点,孟庆辉的爸爸李金培和妈妈彭兴梅就去大棚里采收黄瓜了,陪伴孟庆辉的是只比他大两岁的姐姐李莹。
      姐弟俩抢话,还互不服气,争着辩着,李莹一把把孟庆辉推倒在沙发上。
      “我学习还行吧!全班50多个人,我在前15名!”
      李莹笑他:啥前15名,你还考过20名呢!
      客厅的墙上贴了不少奖状,好几张都是孟庆辉的,有两张是“好孩子”奖。
      淅川县仓房镇沿江村整体搬迁到辉县市常村镇后,仍然叫沿江村,也叫常春社区,只是沿江的“江”没有了,村后多了太行山的余脉,变成了事实上的“沿山村”;江没了,水来了,距离村子不足10里地,就是南水北调干渠,渠里流淌的是老家淅川的丹江水。
      和孟庆辉一样,沿江村的适龄儿童都在常村镇中心学校上学。
      常村镇人大主席王志勇说:为了让移民儿童迅速适应新的学习环境,学校专门从移民的老师中选了一位责任心强的老师进入学校领导班子,专门负责这些学生的特别管理和心理疏导。
      个头1.4米的孟庆辉有远大、丰满的理想。
      问他将来上清华还是上北大,他很淡然地说:那就上清华吧!
      他上清华的理由更奇葩:清华里面有个清水的“清”字!
      问他喜欢老家淅川还是喜欢新家辉县?孟庆辉思索了一会,给出了一个出人意料的答案:“我喜欢昆明!”喜欢昆明的理由更奇葩:姥姥家的烤肉好吃!
      孟庆辉喜欢昆明,想吃烤肉的时候,他的妈妈彭兴梅还在大棚里采摘黄瓜,这个生在昆明、嫁到淅川、住在辉县移民安置点沿江村的女子,当天要和丈夫李金培在她家4亩大棚里摘下客户采购的500斤小黄瓜。
      孟庆辉80岁的奶奶李秀文来到孟庆辉家,她用手理了一下头上的银丝说,她一个女儿和三个儿子四家都搬迁来了,她现在自由得很,想去谁家吃就去谁家吃,想在哪家住就在哪家住。
      又过了会儿,孟庆辉的姑姑孟华也来了,这个50多岁的女子“笑起来真好看”,像极了电视剧《山海情》的女主角水花:“俺二弟两口子忙得很,俺当家的在新乡上班,三个孩子大学毕业都在外地工作,我今年没出门打工,天天跑二弟这院儿给他们刷碗做饭!”
      沿江村党支部书记叫万志斌,1964年生。他说自己在老家淅川县打了30多年鱼,移民到辉县后,开了个“万家鲜鱼庄”,水鸭子变成了旱鸭子,卖鱼的变成了买鱼的,捕鱼的变成了杀鱼的。
      万志斌说,沿江村搬迁后,生活便利了,挣钱的路宽了,就医上学方便了,一个字:好!
      孟庆辉站到了万志斌的眼皮底下抬头听大人说话,万志斌摸着孟庆辉的头说:沿江村的这个小家伙现在成名人了!
      淅川鱼跳上太行山
      当日,孟庆辉的爸妈都在大棚里摘黄瓜。李金培说:像今天这种天,天凉,黄瓜五天摘一遍;如果天热了,三天一茬,就得雇人了。
      这个大棚里的黄瓜“一生”3个月,没有一个“星期天”。
      浇水、追肥、掐丝、疏果、降蔓、采收,李金培和彭兴梅这3个月里自然也不能放假公休。小黄瓜7个一斤,一棵黄瓜能摘30个,一箱30斤,一斤2块钱;不及时采摘,黄瓜就老了,老黄瓜要扔掉,彭兴梅说:那是扔钱,舍不得!
      李金培有一辆东风风光SUV小汽车,成箱的黄瓜多用小汽车拉出菜地。
      种黄瓜几年了?李金培说:2014年包了大棚开始种的。
      收入咋样?一年能弄十来万元吧!
      移民前李金培在广州打工,打工期间和昆明女子彭兴梅谈上了恋爱,两口子结婚后回到淅川县仓房镇沿江村打鱼,移民到辉县前没当过一天菜农。
      常村镇移民办主任范友群说:“辉县市别说没有丹江了,一年四季长流水的河都很少,去哪打鱼?我们就引导移民转变生产方式,靠就近务工、农业种植、从事第三产业增收!”
      李金培、彭兴梅种黄瓜的技术,是常村镇请的农业技术员手把手教的。
      临近上午11点,沿江村党支部书记兼“万家鲜鱼庄”的老板万志斌坐不住了,每天的这个点,送丹江鱼的车就该到了。
      小小的沿江村开了7家淅川鱼庄,青鱼、草鱼、鲤鱼、黑鱼,大大小小的鱼凌晨4点从南阳淅川装车,午餐就要变成餐桌上的“一鱼三吃”。
      “靠近我们村有个很大的五龙山响水河游乐园,游客们在那里玩了以后,就会来我们这里吃丹江鱼,天天有生意;周一到周五游客稀些,像今天是周日,客人多,最多的时候,一中午我们翻过三次台呢!”万志斌说。
      当日“万家鲜鱼庄”卸了300来斤鱼,鱼扑扑腾腾一进鱼池,就有顾客来点鱼了。
      换工作衣、戴上手套、操起菜刀、手起刀落,万志斌“大开杀戒”,“暴力、血腥的场面”让食客们捂了嘴巴、“退避三舍”。
      杀鱼还不耽误说话。
      “我们和丹江有感情,从淅川移民到了这里,没几年丹江水顺着南水北调干渠流过来了,我们在这里开了鱼庄,鲤鱼跳龙门,淅川鱼也跟着我们跳上了太行山!”砧板上被杀的只有7秒记忆的鱼不知道怎么想的,但万志斌的话听起来很有诗意。
      关于南水北调中线工程出县移民安置点选址,河南省制定了“四靠近”原则:靠近城区、靠近集镇、靠近产业集聚区、靠近交通要道。
      “四靠近”原则支撑了“交通便利、生活便利、就业便利”,保证了本次移民实现“搬得出、稳得住、能发展、快致富”目标的实现。
      辉县市的工业基础好、企业多,相应的就业岗位也就多。
      范友群说,移民刚过来的时候,人生地不熟,怎么办?一句话“靠政府”。想就业的,镇上就介绍进企业当工人,想创业的也有对应的扶持政策。像李金培这样想种菜没有技术的,镇政府专门从河南科技学院请来专家现场指导、解决问题。
      李金培说,刚搬来的时候,有的方言听不懂,说的啥意思靠猜;现在听懂了,还能说几句!
      5月16日下午,在沿江村广场上玩的孟庆辉被姑姑孟华叫回了家:赶紧写作业吧,免得明天上学挨批评。
      从2011年到2021年十年时间,无论生产还是生活,淅川移民和常村镇本地人完成了全方位融合。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