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集中力量办大事——

    协同攻坚克难 构建构建骨干水网骨干水网

  • 2021-12-12 A5版
  • 位于山东南四湖中部的东线二级坝泵站工程。

    ■宋滢

      ◆集中力量办大事,从中央层面统一推动,集中保障资金、用地等建设要素,统筹做好移民安置等工作。

      南水北调工程作为优化水资源配置、保障群众饮水安全、复苏河湖生态环境、畅通南北经济循环的生命线,事关战略全局、事关长远发展、事关人民福祉。
      为了让调水宏图从梦想走向现实,从前规划设计到工程建设施工,不仅展示了国家决策的战略性、前瞻性、长远性,更是汇集了中华民族的集体智慧和流域区民众、工程建设者对国家民族的热爱与奉献。作为我国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取得的重大成就,南水北调工程发挥效益,正是社会主义集中力量办大事制度优势的生动实践。
    把方向 谋大局 优化水资源配置
      “正是因为始终在党的领导下,集中力量办大事,国家统一有效组织各项事业、开展各项工作,才能成功应对一系列重大风险挑战、克服无数艰难险阻,始终沿着正确方向稳步前进。”2021年5月14日,习近平总书记在推进南水北调后续工程高质量发展座谈会上,高度肯定了我国实施重大跨流域调水工程的宝贵经验。
      浩浩南水,奔流北上,离不开几代人擘画设计、接续奋斗;离不开集中力量、上下一条心;离不开无数人凝聚共识、聚力前行。
      水资源格局,影响和决定着经济社会发展格局。党和国家决定实施南水北调工程,就是要对水资源进行科学调剂,促进南北方均衡发展、可持续发展。
      北京师范大学水科学研究院院长许新宜认为,水资源的利用和调配不能限于一地一域,应站在整个国土布局的层面,进行水资源的互通利用,以实现整体的优化配置。
      1958年,中共中央发布《关于水利工作的指示》,提出全国范围较长远的水利规划,首先是以南水北调为主要目的,即将江、淮、黄、汉、海河各流域联系为统一的水利系统的规划应加速制订。南水北调工程在前期规划中,国家对工程的定位就已经非常明确。向北方调水建立在保障汉江中下游用水基础之上,将丰水的长江流域与缺水的黄淮海流域实现联通互补。工程更长远的意义在于构建中国水资源优化配置的骨干水网工程。这个骨干水网,将全国三分之一的水资源纳入了联合配置范畴,成为“四横三纵”的全国大水网骨干水网的大格局。
      许新宜表示,南水北调工程是国家置办的水资源“家底”,旨在为缺水严重的北方地区提供坚实的供水安全保障,解除其经济社会发展的后顾之忧,推动这一地区可持续发展。此外,华北地区长期干旱,对生态的亏空过多,生态非常脆弱。南水北调的另一重使命就是恢复受水区生态。
      截至目前,中线通水后,已经累计为受水区生态补水超70亿立方米。通过水资源置换,将现在超采地下水、挤占农业和生态用水为主的城市生活和工业用水逐渐归还农业和生态、减少地下水超采,逐渐偿还历史生态欠账。受水区已经形成当地水与南水、地下水与地表水联合调度供水的局面。
      作为为跨区域、跨流域的系统工程,南水北调工程调水规模之大、受益人口之多、受益范围之广、建设难度之艰巨、涉及利益群体之众多、面对问题之复杂世界罕有。工程要建成通水,需要从中央层面通盘优化资源配置。
      南水北调工程自开工建设以来,党中央、国务院就高度重视,历届中央领导集体都非常关心、支持。为确保南水北调工程的顺利实施,2003年,国务院专门成立国务院南水北调工程建设委员会,先后8次召开会议,决定南水北调工程建设的重大方针、政策、措施和其他重大问题,从中央层面有力地推动了南水北调各方面工作的进行。
      50年的充分论证,50多个方案的科学比选,24个国家科研设计单位、沿线44个地方,跨学科、跨部门、跨地区联合研究,近百次国家层面会议,院士110多人次献计献策,专家6000多人次参加论证。让南水北调工程实现路径一步步清晰,也开启了改变我国水资源空间分布的新征程。
      齐协同 攻难关 构建骨干水网
      一个工程或一项工作要取得成功,必须要有健全完善的政策机制作保障。党和国家从中央层面通盘优化资源配置,工程沿线各省市为了保障工程建设顺利进行,加强顶层设计,探索建立了较为完善的制度保障体系,各部门各单位共同协作,集中力量推动南水北调各项工作开展。
      “南水北调工程所涉及的许多软科学与硬技术是世界级的,是水利学科与多个边缘学科联合研究的前沿领域。”原长江设计院副总工程师吴德绪曾说。
      东线工程从扬州江都水利枢纽出发,22处枢纽、34座泵站,纵贯1467公里,层层“托举”而上,“长江之水天上来”从诗句走进现实;中线自丹江口水库陶岔渠首闸引水入渠,“上天”过渡槽、“入地”穿黄河,奔流千里。润泽民生一渠清水北上,经历的不仅仅是遥远的旅途,还要克服无数艰难险阻。据统计,东、中线一期工程投资近3100亿元,加上各省配套工程投资,工程总投资超过5000亿元。工程累计完成土石方量约16亿立方米,混凝土量约4200万立方米,如此巨大体量的水利工程,前所未有。
      不仅如此,工程还需要攻克一道道世界级的技术难关。无论是丹江口大坝加高的新老混凝土结合、膨胀土渠道及边坡处理、世界最大U形输水渡槽、穿黄工程、世界首次大管径浅埋暗挖输水隧洞近距离穿越地铁、东线泵站群……其设计、施工技术难度均堪称世界之最。
      为了保证工程如期通水,在工程建设的最后三年多的时间里,完成近四分之三的工程量,施工强度大,质量要求高。同时,工程面临着工程进度、质量监管、投资控制、移民征迁、治污环保、重大技术攻关等诸多难题,困难和压力不言而喻。
      南水北调工程建设伊始,东中线工程沿线各省市有关部门通力协作,协调解决工程实施过程中遇到的各类问题。各级党委、政府及各有关部门全力靠上做好服务工作,营造了和谐良好的施工环境、确保了无障碍施工。
      针对工程建设中的关键工节点,南水北调东中线工程各项目法人和参建单位优化施工计划,推行倒逼机制,实行挂牌督办,加大奖惩力度,制定完善抢工期、保质量措施规定,千方百计加快工程建设。建设过程中,广大科技工作者攻坚克难、科学创新,数十万建设者矢志奋斗、顽强拼搏;43.5万移民群众顾全大局,无私奉献;各地区各部门和衷共济、团结协作,形成了实施重大跨流域调水工程的强大合力,一个个世界难题被破解,一项项纪录被改写,最终确保了南水北调主体工程按时完成建设任务、质量总体优良。
      “这么短的时间内建成如此大规模、涉及面如此之广的工程,在世界上任何一个别的国家都是不可能做到的。”中国工程院院士、水文水资源专家王浩曾如此评价南水北调。
      为了充分发挥南水北调工程效益,山东省以市、县为责任主体组织建设了配套工程,举全省之力构建“T”字型现代骨干水网。省委、省政府将南水北调工程建设纳入全省科学发展年度综合考核指标体系,并将各地移民征迁、配套工程建设纳入省政府督查范围,开创了省政府1年2次督查的先例,强力推进工程加快实施。随着各地配套工程的建设完善、辐射延伸,全省水网体系正在逐步形成。不仅具备每年为全省增加净供水量13.53亿立方米的能力,缓解水资源短缺矛盾,而且关键是打通了长江水的调水通道,构建起了长江水、黄河水、当地水联合调度、优化配置的骨干水网,大大增加了特殊干旱年份山东省水资源供给保障能力。
      南水北调东中线一期工程建成通水,充分体现了社会主义集中力量办大事的制度优越性。正是在党中央集中领导下,汇集有关省区、有关方面的力量,协同攻坚克难,才铸就了南水北调“国之重器”。

    本版图片由杨振辉提供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