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规划统筹引领——

    统筹兼顾思想指导全程

  • 2021-12-12 A7版
  • 2013年9月28日,中线一期工程湍河渡槽施工现场。

     ■许安强
     ◆规划统筹引领,统筹长江、淮河、黄河、海河四大流域水资源情势,兼顾各有关地区和行业需求。

      从毛泽东主席1952年提出“南方水多、北方水少,如有可能,借点水来也是可以的”伟大构想,到2002年南水北调东中线一期工程正式开工,党中央、国务院始终坚持规划统筹引领。
      《南水北调工程总体规划》涉及15个省市,近5亿人口受益。2002年国务院批复工程总体规划19年后,东中线一期工程用成功建设的实践和巨大的综合效益,诠释了缓解我国北方水资源严重短缺局面的重大战略性基础设施这一定义,证明了规划统筹引领的重要作用。
      规划为纲 实际为据
    在南水北调东线一期工程规划设计中,江苏省以规划为纲,统筹运用南水北调新建工程与原有江水北调工程,充分发挥新建工程在省内防洪、排涝、区间接力抗旱和应急生态补水等方面的作用。江苏境内南水北调工程建成投运后,长江~洪泽湖段的农业用水得到满足,其他地区供水保证率比以前提高20%~30%。其次,从实际抽水能力、综合功能和调度运用条件等方面,进一步完善了江水北调工程体系。
      山东省积极发挥工程的综合带动效应,努力实现工程规划要求的工程建设与兼顾地方效益相结合,与提升沿线经济社会发展质量相结合,与促进地下水综合治理相结合,使工程综合效益充分发挥。就山东的建设实践,山东干线公司纪委书记高德刚说,一是实现了南水北调中水截蓄导用工程与防洪、除涝、灌溉、交通和生态保护等相结合,山东全省增加农田有效灌溉面积200万亩。二是有效改善和增强了南水北调利用现有河道段的防洪排涝功能。三是南四湖至东平湖段工程调水与航运结合实施,使京杭运河通航航道从济宁市延伸到东平湖,为东平湖直接通航至长江创造了条件。
      中线工程水源区涉及陕西、湖北和河南三省。南水北调中线水源区生态保护自始至终在国家层面组织指导下进行。由国家发展改革委牵头、11个有关部门和豫鄂陕3省组成联席会议,围绕上下游、左右岸、干支流整体统筹,从全局高度进行顶层设计和系统谋划。
      《南水北调工程总体规划》对水源区生态保护作出战略部署,之后又相继制定了《丹江口库区及上游水污染防治和水土保持规划》《丹江口库区及上游地区经济社会发展规划》《汉江生态经济带发展规划》等,既明确水源区生态保护的目标、任务和重大项目,又将水源区生态保护融入区域经济社会发展大盘子统筹考虑、一体实施。3省分别出台相关法规,有关市县配套制定实施方案,提出针对性强的举措要求。全流域、全区域、全链条的规划,为水源区生态保护绘就了实施蓝图,提供了科学依据。
      河南省水利勘测设计有限公司副总工程师曹会彬对《南水北调中线城市水资源规划》的编制过程记忆深刻。
      那还是1994年,他们设计院承担了河南省境内中线沿线城市的水资源规划,要摸清受水城市水资源家底,准确预测未来用水量需求,给南水北调中线工程调水规模确定一个科学合理的区间。
      为节省时间,他们分为黄河南和黄河北两个小组,全面调研整个城市人口综合用水量,“不仅是生活用水,还包括深挖节水和治污的潜力、中水利用的潜力以及地下水超采和不合理挤占农业灌溉和生态用水返还等等。”曹会彬说,水利、城建、环保、财政、计委等部门参加,一个县一个县调研座谈。
      当时,城市用水普遍紧张,原本用来农业灌溉的水库都为城市供水。一些周边没有水库的城市,只能超采地下水。调研座谈的焦点集中在调水量和水价等问题上。
      当时,曹会彬认为,合理地调整水价,用价格杠杆促使各地加大节约用水力度,才能保证调来的水不浪费,才能准确预测未来水资源量的真实需求。因此,中线沿线城市水资源规划里面还包括了若干个子规划,如治污规划、节水规划和水价规划等等。
      “现在来看,中线沿线城市水资源规划的调水规模都基本实现了,南水为这些城市经济可持续发展提供了重要支撑。”曹会彬说,还有一些没有纳入中线工程供水范围的城市,都在积极想办法,申请增加南水指标。
      《南水北调工程总体规划》融合多元素、多人士对我国水资源充分利用的美好愿景,是对我国水网主骨架建设的一个长远发展计划蓝图。在推进南水北调后续工程高质量发展中,工程建设更需要准确而实际的数据,运用更加科学的方法,进行整体到细节的规划设计。
      统筹考虑 科学预测
    水利部淮河水利委员会规划设计研究院原总工程师王先达曾参与东中线一期工程的前期工作,说起规划统筹对工程的引领作用,他以中线工程从汉江丹江口水库引水为例,说明科学预测受水区(供水区)缺水量及调出河段的可调水量在规划中的重要性。
      《南水北调工程总体规划》阶段认为:引汉130亿立方米(同时实施东线工程)可以解决2050年以前京津华北地区用水;2030年以后,将达到用水高峰,之后用水量不会增加很多,没有考虑中线工程引江即引江补汉。
      经过综合分析,中线工程从汉江丹江口水库引水,目前可调水量可能达不到130亿立方米。
      从历次规划中,王先达梳理出了对这一问题的慎重而充分的考虑:1979年2月,《南水北调中游线引汉工程规划要点》认为:“如丹江口水利枢纽按原设计续建(设计蓄水位170米),多年平均引水量可逐步扩大到230亿立方米。”当时,水源较为充足。
      1996年1月,《南水北调工程中线论证报告》建议,仍维持可行性研究报告的结论,首先推荐加高丹江口水库大坝初期调水145亿立方米、后期调水220亿立方米的方案”。
      1998年2月,《南水北调工程审查报告》复述了《南水北调工程中线论证报告》的建议,并把加高丹江口水库大坝、调水145亿立方米作为南水北调工程近期实施方案。
      《中国可持续发展水资源战略研究综合报告及各专题报告》(2001年版)提出:“中线工程由加高后的丹江口水库引水,多年平均的可能引水量估计约130亿立方米每年”,“丹江口水库多年平均最大可供调出的水资源量以不超过130亿立方米为宜”,“合理的调水规模应为100亿~110亿立方米为宜,最大不宜超过130亿立方米”。
      《南水北调中线工程规划(2001年修订)》采用“推荐丹江口水库大坝加高,并建设汉江中下游相关工程,多年平均调水量130亿~140亿立方米方案”,近期调水95亿立方米。
      2002年9月《南水北调工程总体规划》指出,“丹江口水库可调水量为120亿~140亿立方米”“确定中线工程的调水规模为130亿立方米”。
      “现在看来,不实施引江补汉工程,中线工程从丹江口水库调水的规模有可能小于130亿立方米。”王先达说,为了确定合理的调水规模,前期规划工作依据已有资料,科学推算了引水河段的天然来水量,充分考虑了引水河段上中下游发展情况,以及引水河段将来可能的用水需求。这为引江补汉工程开工建设埋下了伏笔。
      既要总揽全局,统筹规划合理调水线路,又要考虑社会经济可持续发展带来的事关群众利益的突出问题,就需要以统筹兼顾思想指导全过程。东中线一期工程在规划统筹方面积累的宝贵经验,必将成为后续工程妥善处理城乡发展、区域发展、经济社会发展、人与自然和谐发展等重大关系长期坚持的战略方计。

    本版图片由许安强、赵柱军提供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